烟火゛

书收到了!!好棒!钥匙扣明信片贴纸都好喜欢!!这对cp真的好甜!!

我发现我真的是掉进坑里就爬不出来的那种😂我还是在坑底躺平好好呆着吧!

书很早就收到了,快一个星期了吧!!但最近真的好忙!!今天才发!!很喜欢,封面好棒!!钥匙扣也好喜欢!收到的时候超级开心!!☺ @包子脸da楚楚

D米西C:

还是发一下吧,某宝手工店。主要是大成的,也会做k莫……超轻黏土比较成熟,正在摸索魔改和软陶,具体的看详情页吧。

惟惟的书终于收到了,好开心!还以为要等到年后,总算没白等☺☺书好棒,封面好喜欢,还赠送了一些周边!给惟惟比心心 @💜惟 还有钥匙扣也特别喜欢,舍不得用,准备珍藏😂

【K莫衍生】【嬴政 x 唐青风】梨纱裙 · 番外(3)

莫小兔_Moran:

1.


封后大典翌日,唐青风一大早就应该去太后宫中报道。


天还未亮,公公就来敲门了。唐青风被嬴政折腾了一晚上,即使常年习武的好身体,也没架住嬴政这番索求无度。越想越气,唐青风一脚踹在嬴政的小腿。要是平时,唐青风这一脚可能会把嬴政踢下去,可是现下,唐青风显然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嬴政醒来,伸手给唐青风抱进怀里,顺势在人脸颊偷了个香。


这一举动不仅浇灭了某人的怒火,还换回了那人面红耳赤的模样。嬴政觉得可爱极了。但还没温存够,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大王,王后要去给太后请安了。”


“王后身体不适,不去了!”嬴政没好气的说道。


“你别这样……不去不好的。”


“你无须在意太后的话,这宫中,除了我谁的话你都可以不听。”


“……”


嬴政不管还要闹腾两句的唐青风,用手臂把人压在怀里,“再睡片刻,一会儿随寡人去上早朝。”


“什么?!你疯了吧你。”


“难道唐大将军今天要缺席早朝吗?”


“……”




2.


太后宫中


“王后人呢?”


“回太后,大王说他王后身体不适,不能来给您请安了。”


“这成何体统!立后翌日,岂有不来给哀家请安的道理。这个时候大王已经去上早朝了,你去叫她过来!”


“是……”


最终,太后还是没请到王后,大王宫中的下人死命拦着,怎么都不让进。公公别无他法,只得回了太后宫中。这回禀更是让太后生气,直接自己杀了过去。


“参见太后”


“王后呢?”


“回太后,王后身体不适,正在休息。”


“哀家现在就要见她!”


“太后,大王有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王后休息。”


“哀家正是听闻王后不适所以特意来看望她。”


“太后,大王说了,任何人不得打扰王后休息。”


“你一个区区奴才胆敢拦哀家!”


“太后奴才不敢,只是大王这样吩咐奴才的,奴才不敢违背大王之命。”


“太后怎么来寡人宫中了?”太后刚要开口骂那伏跪在地的奴才,就听见背后传来大王的声音。


“啊……大王回来了。”太后转身看向嬴政,顺便看了一眼跟在大王身后的唐将军。


“臣参见太后。”


“嗯……唐将军也来了。来看你妹妹么?”


“唐将军来是同我商议军事。母后来是做什么?”


“听闻王后病了,哀家来看看。”


“寡人替王后谢过太后了,寡人会照顾好王后的,太后无需担心。”


“大王……哀家想提醒一下大王,大王与王后恩爱是好事,但是也不要被佳人误了江山。”


“太后无需挂心,寡人自有分寸。”


太后没法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唐青风跟着嬴政进了寝殿,看着一侧摆着的女衫,细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嬴政脱了繁重的衣袍,换上舒适的衣衫,让宫里的奴才先下去。然后走到唐青风身边,把人拉进怀里。今日在大殿上,嬴政又一次下旨让唐青风去驻守边关,但这一次,他不会真的再去那大漠荒野驻守,而是……而是让唐青风以一个理由离开,换日后唐青醨在这宫中的来去自如。




3.


“嬴政……从明日起,再没有唐青风了。”


“伯英,对不起……”


“这是我的选择,你无需道歉。”唐青风推开嬴政,走去拿上那属于唐青醨的衣衫换上。嬴政走过去帮他褪下衣衫,看他光裸的后肌上长长短短的鞭痕。唐青风和他说过,那是他同父亲坦言自己以后都会扮成唐青醨来去见嬴政时换来的一顿鞭打。唐老将军也是一生征战之人,下手自是狠辣。嬴政抬手摸上去,感受到指尖背脊的绷紧。


“伯英,我对不起你的,有太多……”


唐青风套好那身淡紫色的衣纱,回身望向嬴政,看到他眼中的柔情,唐青风笑了。


“只要你爱我,那么,我无怨无悔……”

民国舞男(4)

昀顷:

       日子平静地过去,转眼间,郝眉已经在KO那里工作了一月有余。这段时间里,他很少见到KO,偶尔遇到,也只是客套地寒暄,但是不知为什么,KO身上总有一种熟悉的味道,这是一种感觉,让他莫名的感到安心。他也明白这份工作处处透着古怪,却又没什么头绪,能够呆在自己从小长大的房子里,对他来说是一件奢侈的幸福,他不愿深究,也无从究起。


        星辰这段时间似乎很忙,除了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他也花了不少的精力去准备店面的事,这让郝眉感到满足,彷佛幸福的未来已经近在眼前。虽然今天郝父五十岁寿辰,星辰因为店里接了宴会的大单而不能同去,让他不免有些失落。说起来,星辰似乎有些排斥这种聚会,两年来,他与郝父会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多半还是在郝父来两人住处,而星辰毫不知情时发生的。郝眉对于星辰的事总是非常敏感,一开始他也很不解,后来慢慢想开了,也许因为星辰自小没来父母,不擅长与长辈相处,才会觉得局促,所以自此便不在勉强。只要是星辰想要的,无论他有没有明说,郝眉都想满足他,星辰对他也是一样,这世上没有比他们的爱更值得坚信的事了。


        而此时的星辰,却没有出现在任何宴会上准备甜点,而是一个人站在海河边,望着来来往往的轮渡,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站了很久,似乎在下一个很大的决心,冷峻的背影让人很难将他与西点店卑微的小伙计联系在一起。直到太阳西沉,他才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走到街道的拐角,一个灰色的身影从他视线里闪过,混入人群倏尔不见了,星辰却如同触电了一般,嘴里喃喃了一声“郝眉”,随即拔脚往他和郝眉租住阁楼奔去,路过楼下的水果店,几乎将心心念念的人儿撞倒。


        “星辰?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郝眉揉着被撞痛的肩膀,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男人,心一下紧了起来。“郝眉,郝眉,你没事吧,没有受伤吧”星辰一把将郝眉揽在怀里,如同他是失而复得的珍宝。“星辰?我没事,你怎么,你抱得我喘不上气了,快松开,别人都在看呢”男孩儿有些羞赧,大庭广众之下与星辰这样搂抱在一起,让他甜蜜又尴尬。


          男人似乎吓坏了,好半天平复下来,才发现郝眉手中的橙子早已滚了一地。“先上楼吧,上楼,回家”星辰似乎有些语无伦次,郝眉第一次见他这样,大气也不敢出,只乖乖做他吩咐的每一件事。


       直到吃过晚饭,星辰也没有开口再提,郝眉却存不住气了“星辰~,你最近好像有心事”。星辰沉默良久,“郝眉,如果我带你离开津城,你愿意吗?”,“离开?星辰?你~是惹了什么麻烦了吗?”男孩儿有些诧异,又有些担忧,“是!我是惹了大麻烦了,津城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则你我都会有祸事,你愿意跟我走吗?”星辰陡然提高了声音,眼睛挣得通红。


        “当然,我愿意,有你在,去哪儿我都不怕”郝眉的语气如此笃定,星辰的心里注入了无穷的勇气,是啊,他的男孩儿,要由他来守护。爱怜地摩挲着男孩儿毛绒绒的小脑袋,星辰笑了“嗯,只要你愿意跟我走,剩下的就交给我吧”。“嗯,对了,我把钱都收在床头柜的铁匣子里,里面一共有不到五百洋元,我们留一些给我父亲,剩下的还要还一些给KO,我不能完成合约,不知道他要不要我赔偿违约金,明天我就去跟他谈”郝眉似乎很为难,“不要!”星辰厉声驳斥他,“什么不要?”,“我是说,你不用去跟他谈,让张经理去就好了,我们要走的事不能让别人知道,等我们安顿下来,把钱汇给他就好了”星辰急切地反对起来,郝眉自然应承,心想也对,星辰不知道惹了什么人,声张起来就走不了了。


        “嗯,眼下也不会马上就有麻烦,你别害怕,去洗澡吧,早点睡觉”男人声音又平稳下来,郝眉安心地点点头,走出露台去拿晾在外面的内裤。“郝眉?你…不想问我惹了什么麻烦吗”星辰突然叫住他,“嗯?不想”男孩笑着摇摇头,自去洗浴了。男人弯起了嘴角,一滴水珠,缓缓地顺着手背流下来。


        星辰的睡眠一向很轻,这天晚上思绪纷繁,睡得更不安稳。梦中的华衣贵妇正在歇斯底里地朝他大吼,一会儿又看到他父母下葬时漫天的鹅毛大雪,他想哭,又没有眼泪,想跑,又像被拴住了手脚,困顿间,听到郝眉在喊他的名字,声音忽远忽近。他猛然睁开了眼睛,随着五官意识的恢复,声声细碎的呻吟传进了耳鼓,阵阵浓郁的桂香充斥着鼻腔......


        “郝眉————”(以下省略一万字)


       楼下水果店里刚送上来的马蹄散发着特有的清新,一只只削皮切丁摆在陶瓷瓮里,银耳泡了一早上,已经涨地又白又大,细细撕碎了与马蒂摆在一起,再添上几只红枣,一把枸杞,用大火烧开,转小火慢炖,足足煨上两个时辰,待汤料都化在汤汁里,再晾至常温,绵软润滑,最是好滋味。


        郝眉已经昏昏沉沉睡了两日了,星辰一步也没敢离开过阁楼,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又生出什么祸事。“呃~”郝眉觉得眼皮像灌了铅,喉咙里燥得能撩起火,想挪动一下,才发现浑身就像被卡车碾过一样,骨缝里透着酸痛,他用上吃奶的力气,也只发出“嘶~嘶~”的气音。


        就在这困顿无力的当口,滴滴清甜柔润的汁液滑进了干涸的双唇,一双有力的大手从颈后将他托起,揽靠在宽阔的怀里,紧接着更多好喝的甜水涌进口中,让他如同奄奄一息的植物得到了灌溉,渐渐恢复了神志和生气。


        “眉,觉得怎么样,疼得厉害吗”,男人的声音里满是关切,郝眉这才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地被他抱着,更有甚者,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正......原本苍白的小脸腾地就红了,星辰以为他有哪里不舒服,忙把手去探他的心跳,“你的...流出来了”男孩声音有些嘶哑,却更添了几分媚意。


        星辰心下了然,笑道“是胞宫里的,眉眉怎么不把口封好”,男孩儿见他调笑自己,羞得要捶他胸口,只是手软无力,倒像轻轻的抚摸,反而让自己吃力受痛。星辰见他恼了,忙接住他垂下的小手,“没事,是正常的,这两天我每隔一个时辰就给你擦一次,待会我再烧些热水,带你去洗个澡”,男人一本正经的口气说着那些事,郝眉更觉羞赧,把脸埋得更深了。


        “星辰~,我们~,咳咳”,男孩儿刚刚恢复意识,有些气力不济,星辰却明白得很“郝眉,从今天起,我们不会再分开,即使有一天我迫不得已,不能时刻陪在你身边,你也要相信那是因为我爱你,这世上我只爱你……”,郝眉初听开心得要流下泪来,到后来却觉出一阵悲意,“星辰~,你说得我好害怕,咳咳~,唔~”,男人怜惜的轻吻着他,心里几乎化成了水,如果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不幸,他甚至希望他和郝眉的生命就停留在此刻,至少这是他们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刻。


          看到郝眉的身体一日日地恢复,星辰开始了离津计划,他细细盘算了一下,还是决定坐夜船先去大连,刷掉那些跟屁虫,再转坐火车去南方,郝眉没有细问,只说要去安顿父亲,还有舞场里的伙伴道个别,星辰再三叮嘱他不可暴露离津的打算,郝眉自然应承,只打算见面小叙全做告别,毕竟不知何日再见。  


         星辰自以为计划周详,行事小心,可当一辆道奇车堵住了前行的路,一群灰衣人将他团团围住的时候,他意识到,命运的棋子是没那么容易翻身的,他还是太嫩了。


        “KO少爷,夫人让我接您回去,您之前做得非常好,虽然拖久了些,现在是时候进行下一步计划了”为首的中年男子沉声道。


        星辰,哦不,是KO,痛苦地闭了闭眼 “忠叔,如果我硬要走,你们会怎么做?”


        “少爷,夫人让我转告您,今天上午十点,郝先生去见了他的父亲,给了他一笔钱,一个时辰后,他去了舞场,跟张经理和舞女们一起吃了午饭,两个小时以前他回到了你们租住的阁楼,可能是疲累了,就在里屋的床上睡了一觉……”


       “够了!”KO的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他不甘心,他愤怒,可又无力。忠叔见状,又开了腔“少爷,夫人还说,您有五分钟时间决定要不要上车,如果她在这段时间里接不到我们的电话,她就会给阿彪下指令了,您打倒我们至少需要20分钟,回到阁楼需要半个小时,来不及的”,老人犹豫了一下“夫人…还说,结过印的欧美伽,如果再次被…,百分之五十的会因为胞宫痉挛而生生痛死,百分之二十会因为流产造成失血过多而死.......”


      “我说够了——”KO嘶吼了一声,定定地站了一会儿,断然回身上了车。他内心充满了绝望和悲凉,这一转身,星辰这个人就在这世上消失了,恐怕不久之后还会在某个人心里消失……


        灰衣老人心中也生了两分怜意,“少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法子日后可以再想,总比眼下灰飞烟灭的好”


        





K莫同人本二刷印量调查

公子牧洋:

本子还剩一本奇异志别的售罄了,先说句谢谢。


昨天有几个妹子私信我说没买到问我还会二刷么,做个印量调查,有意向购买的请点心,凑够30个赞我就每本都再印24本挂店里。


因为店家是24本起印,凑不够就算了,到时候卖不出去也怪尴尬的。


本子信息详情请戳:


http://cat2007young.lofter.com/post/1e6bdfa9_112efb11


本子实物图偷的 @之浅Vin  的repo


在此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 比心心啦




风兮兮想给宝贝们一个啾咪:

【抽奖】


这两天翻阅了太多太多的私信,很多宝宝为了安慰兮兮,不惜暴露自己尘封心底的伤痛。老实说,看完挺震撼的。谁的笑脸背后没有伤,比较而言我的经历甚至不算什么。回首是伤,前路有光,生存不易,同行是缘,最近害得大家都丧丧的,那就浪一波抽个奖转转运吧

转发和小红心♥️里抽一位小天使送p1 mac圣诞限定12色子弹头💄 整套

关注里抽一位小天使送p2 Christian Louboutin萝卜丁💄 一支 颜色随机

小蓝手里抽一位小天使送p3 NINA RICCI香水小样四支+p4-p6任选一张。个人希望把雨哥那张留给我,因为上面写了名字。实在想要也可以。随机赠送故宫胶带一卷。

12.25开奖,以上仅限胖球粉。dw止步谢谢🙏

希望胖球女孩们都能开开心心幸福快乐每一天

抽不起来就黑幕亲友。

爱大家

书终于收到了,超级喜欢,封面好看@ @鲁门三把斧